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新闻中心 >
三一集团董事代晴华:工程机械行业原则上已没有了“卡脖子”的问
发布日期:2021-10-03 05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008rp.cn,9月27日,世界经济论坛(WEF)正式发布新一期全球制造业领域“灯塔工厂”名单,

  三一集团董事、高级副总裁代晴华是集团内智能制造转型的分管董事,同时也是北京桩机工厂的总设计师,其在接受包括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内的媒体记者采访时介绍,未来三一集团将实现智能生产模式全球化的布局,这也是三一集团对冲风险的一个手段。

  “以前我们是销售旺季的时候大量招聘工人,低谷的时候大量解聘工人,这给企业带来巨大的负担。通过智能制造以后我们对产业的把握将不依赖于这个周期。”代晴华表示。

  工程机械行业存在周期性,纵览三一集团2009年至2020年的经营数据,2009年至2011年持续上升,2011年至2016年处于下滑周期,2016年后又实现业绩回升,呈现出明显的周期波动。

  截至目前,三一集团在升级改造上已花费150亿元。尽管总投入巨大,但代晴华认为应分解开来,智能化转型对中小企业而言也是可以承受的。他以北京为例,每一位工人工成本基本是20万元,三年下来至少60万元,工业机器人便宜的大概10多万元,贵的60万元至70万元。一个工作站造价在五六十万元至一百多万元。

  “这个投资率算下来,一般三年左右可以收回我们改造的费用。”代晴华认为,随着国产的替代进程推进,未来使用机器人的成本会更低。

  对于三一集团及工程是否存在“卡脖子”问题,代晴华表示,三一集团自十多年前开始布局,在基础元器件、控制器等都布局了制造基地,零部件中芯片问题也有了替代方案,以为代表的工程,已经原则上没有了“卡脖子”的问题。此外,从行业来说,对于规模制造的一些瓶颈,国内工程机械企业通过分工后也能够完全实现中国制造,在全球的扩张毫无阻碍。

  但就制造业及工业机械行业工业互联网的发展,代晴华坦言,仍面临挑战。“面临的真正问题其实还是在软件(层面)的问题。比如说,我们现在的设计软件和仿真软件都是美国的,工业控制的很多软件是德国的,我们自己的工业软件还很少。”代晴华表示。

  代晴华称,在工业软件层面,新一代云原生技术带来了机会,中国具有后发优势,“核心在于,这些复杂的工业软件要转化成云原生的工业软件,还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,需要中国一大批高级人才共同努力,这个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”。简苏科技荣获2021长三角(上海)区块链应用创新奖

香港六码宝典资料大全,香港正版免费资料大全白,香港马资料最准一肖,香港六宝典资料大全7401网,香港正版免费资料大全白,正版免费资料大全管家婆。